十指残温

毕业前终于见到彩姐真人!
听到现场版的纸飞机了!
还听到了美猴的Solo!!
今天也是喜欢nmb48的一天!
(拍照是现场允许的!这么糊是因为手机太渣了!)

只是想截个手机壁纸
太好看了这两个人!!

今天终于拿到了伯禾的《July》。

伯禾老师的本子是我目前祺泽里最喜欢的,一开始也是长期啃伯禾老师的文度过祺泽的冰冻期(虽然现在冰冻期还没过),听到伯禾老师要出本子真的很开心了,在早期5.20表白的时候我就提起过希望伯禾老师能够出本子,我想把她的文都收藏起来,所以这次的本子我算是毫不犹豫就买了。

这个本子没有让我失望,内容满满当当16w字,白纸黑字的实体书更能让我觉得这些故事是鲜活的,结合伯禾老师的文笔更能让我深陷其中,我不敢妄下结论说伯禾老师是文笔最好的,但是的确是我最喜欢的。

喔还要感谢伯禾老师给我写的亲笔信,真的很走心,不是什么没用的东西啊真的很喜欢!!

翻一翻这本书,其实真的对得起它的价格,撇开装订这些来说(毕竟这是工作室的工作),内容完全是值得的。总是说为什么要买本子,明明文在lof上都能看到。

其实真的求个纪念。

伯禾老师的书,说得极端一点,是我在祺泽圈最后的执着了,虽然她已经退圈了,但是还是要说真的
很喜欢她的文。

最后一次表达对 @伯禾先森 的文的喜爱和对祺泽的美好祝福。

那么,祝君武运昌隆吧。

【文霖轩】电灯胆(短完)

😭才发现这篇文是在我生日那天发的
太带感了我的天我爱了啊!!

十五删:


 


昨天点梗的时候很多妹子点了文轩、文霖、霖轩这对小三角。刚好之前跟 @julyshinefairy 要过授权,把她剪的儿童虐恋大片写成文。于是今天各种摸鱼把这短篇写了。


 特别推荐大大剪的MV:(文霖轩)电灯胆


我写得特别匆忙,希望大大还有点梗的各位妹子不要嫌弃TAT。



 


一、


 


羊城的夏天是很漫长的。各种秋分立冬过后,大街上的人还是短打模样。


 


贺峻霖看准了时间,在通过收费站的排队时候塞起耳机,给宋亚轩打了个电话。


 


运营商乱加的彩铃响了没三秒,那边就听到一个清亮欢快的声音:“诶,贺儿。”


 


“下课了吧?”贺峻霖终于通过收费站的队伍,刷了卡上了快速路:“我阿妈又挂住你了。今晚做了饺子,喊你来我家吃晚饭。我一会儿去接你吧。”


 


他习惯将话一口气说完,然后等宋亚轩的回应。


 


“啊……”宋亚轩似乎是在下楼梯,隐约听得到蹬蹬的脚步声:“可是我今晚约了刘耀文拍拖吖。”


 


贺峻霖花了几秒钟反应:“哦。”又很快被宋亚轩打断:“但是阿姨不会介意多一个人的吧?”


 


贺峻霖笑道:“怎么可能,那我半小时后到你学校接你?”


 


“不用不用。”宋亚轩说:“你从CBD过来多远啊,让刘耀文来接我就好啦。”


 


“好的。那晚上见。”贺峻霖挂了通话,思考自己该怎么从华南快速路上掉头下来。


 


 


回去的时候果不其然遇到下班高峰,活生生塞到天黑。


 


“我返来了。”


 


贺峻霖按完门铃门就被拉开了,却意外看到开门的人是刘耀文:“你们怎么这么快?”


 


刘耀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侧身让他进来:“你怎么这么慢。”


 


贺峻霖低头换鞋:“在黄埔大道上堵住了。”


 


刘耀文皱了皱眉:“你从公司下班,好像不用经过那里吧?”


 


“说错了,是花城大道。”贺峻霖没兴趣跟他提他准备去接宋亚轩,都走了一小半路的事情,问道:“他人呢?”


 


刘耀文知道他习惯找宋亚轩,抬头用下巴指了指厨房方向:“在里面帮忙。”


 


“好。”贺峻霖没多说话,便径直进了厨房。果然看到宋亚轩胡了一脸的面粉,笑意盈盈边跟贺家妈妈说话边包饺子。


 


“你怎么搞的,包个饺子弄一脸面粉。”贺峻霖抬手帮他擦脸,又问道:“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贺家妈妈笑道:“在夸他男朋友生得靓仔啊。”


 


宋亚轩听到这话又忍不住捂住嘴巴笑起来,一笑又把手上的面粉沾了脸上。贺峻霖又帮他擦脸:“现在我知道你怎么弄的一脸面粉了。”


 


“我在跟你妈妈说,刘耀文还是你介绍给我的。”宋亚轩撞了撞他:“太够意思啦。”


 


贺家妈妈也插嘴:“现在你的发小都有对象啦,霖霖什么时候带个对象回来?”


 


贺峻霖摆手说远着呢远着呢,现在没有结婚的打算以后也不会有,说罢三个人都笑了。


 


宋亚轩平时安静,一笑起来却是疯。贺峻霖习惯性扶住了他,两个人差点都滚进了肉馅盘里,又被贺家妈妈赶出了厨房,让他们去外面等着饺子煮好。


 


刘耀文听到里面闹了一片,站起来也要进去,便看到宋亚轩和贺峻霖两人打打闹闹抱着从厨房出来,便无奈地问:“怎么了?”


 


宋亚轩放开了发小转而勾住了刘耀文:“我们家贺说他打算孤独终老。”


 


“哦,是么?”刘耀文将他的手从脖子上放下,看了一眼贺峻霖:“要他的人多得是,都怪他自己挑。”


 


“对啊对啊。”宋亚轩笑道:“我们幼儿园的时候,喜欢他的小女生能排一长队。”


 


“哇,说得好像喜欢你的女生不多似的。”


 


“才不是呢。”宋亚轩认认真真地反对:“我那时候刚从山东来广州,话都没法沟通。”


 


贺峻霖摆手喊停:“得了得了,幼儿园的事情都拿出来说。”


 


妈妈刚好端着饺子出来,适时补刀:“你还不是把幼儿园的东西都留着,连毕业合照都裱起来了。”


 


“吃吃吃。”贺峻霖假装没听到,又悄悄去看宋亚轩,发现他正在和刘耀文说话,并没有注意到妈妈说了什么,暗暗松了一口气。


 


从多年开始积累的深重情谊,最终最终也不过也在一方有了恋人的时候,被无限冷落至零。


 


 


二、


 


 


刘耀文是贺峻霖介绍给宋亚轩的。


 


本来是甲乙方的合作关系,那天谈生意谈合作谈到一半,贺峻霖突然接到发小的电话,问他能不能接自己去市区拿一份证明材料,番禺打不到车。


 


贺峻霖应了声好,挂了电话就开始收拾东西,一边跟刘耀文道歉说对不起,我有个重要的朋友要我接他。


 


朋友,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呀?刘耀文挑着眉扬着嘴角看他,等他回答。


 


都不是。贺峻霖说,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路上我们还可以继续聊。


 


这桩生意到底有没有这么着急,以至于需要两个人深夜在车里谈,贺峻霖不知道。但他一向不会惹人不快,自然也就答应了。


 


 


宋亚轩在大学城的夜里被内环的风吹得跺脚,但回宿舍楼又要走好一段路,况且也怕贺峻霖等他,便放弃了回去拿外套的想法。


 


贺峻霖的车准确地停在他面前,远远就看见那人用手臂抱着自己瑟瑟发抖,忍不住念了一句衣服穿少了吧。


 


他停下车,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拉开车门将宋亚轩裹住。轻轻抱怨道,你是不是傻。


 


春捂秋冻春捂秋冻。宋亚轩吸溜了一下鼻水钻进他的车里,发现副驾驶上已经有了个人。


 


贺峻霖有些尴尬地介绍:呃,合作伙伴,叫刘耀文。 


 


又转向刘耀文,这位是宋亚轩,我发小,现在在读研三。


 


宋亚轩望着刘耀文的眼睛闪现一片波光粼粼的笑意。于是这便是撮合他俩的全过程了。


 


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拒绝得了宋亚轩。贺峻霖想,他那么好看,又爱笑,心思纯净得宛如清晨叶子上的第一颗露珠。


 


所以代为打听对方心意顺便告白当红娘这种事,自然是要多年好友出场的。


 


约我出来做什么?兴盛路上的酒不好喝,却适合说一些不知道如何说的话。刘耀文的黑衬衫卷起了袖子,在隔壁桌水果味的袅袅水烟下,叫谁看都是一个又酷又劲的小帅哥样子。


 


两人都没有喝酒的心思,匆匆点了两扎白啤就直奔主题。


 


你现在有谈恋爱么?


 


没有。刘耀文直起了身子,你是不是……


 


那你觉得宋亚轩怎么样?


 


他啊。刘耀文的思路一下子被打断,努力回想起了宋亚轩那张笑脸,老实地点了点头,好看,特别好看。


 


哦。贺峻霖低头喝了口啤酒,却尝不出一点麦芽味。他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当他男朋友。


 


刘耀文的眼神直直停留在他脸上,反问,你觉得呢?你希望我们在一起么?


 


贺峻霖心里拼命摇头,嘴里说的却是,他很喜欢你,而我希望他拥有他想要的一切。


 


他那么好。贺峻霖心里想了又想,他那么好。谁有资格拒绝他呢。他没有,刘耀文更加没有。


 


你喜欢他。


 


一颗水珠沿着啤酒杯沿滑落,在驻唱歌手的爵士乐中落在桌上。


 


贺峻霖没打算否定这个说话。只是强调了一次,他想要的,我都希望他有的。


 


好。刘耀文歪了一边的嘴角笑了笑,刚好我也挺喜欢他的。


 


他说完这话,准备将杯里没动过的白啤拿起来灌一口,却被贺峻霖拦住了。


 


你别喝了。贺峻霖低垂着眼没有表情地说,他今天晚上跟一个导师出去应酬,我喝了酒,你去接他回学校吧。


 


那杯啤酒从刘耀文那头转移到贺峻霖面前,他说,你去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好。


 


刘耀文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然后等一个不会发生的挽留。


 


果然没有发生。他便也没有被留下来。


 


 


三、


 


 


发现男朋友不爱自己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蛛丝马迹有多么难找,而是自己不愿相信,便会在脑子里自动过滤掉很多东西。


 


比如三个人去撸串的时候时候会吩咐不要葱,再拿一把辣椒。


 


比如对自己的往事特别感兴趣。


 


再比如三个人总是一起出来玩。就算宋亚轩没提,他也会问贺峻霖要不要一起来。


 


那时候的宋亚轩是全世界最春风得意的孩子,身旁一边是自己一见钟情的男朋友,一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两个人都把照顾他当做头等大事,都愿意把他宠得没边。


 


黏黏腻腻靠在刘耀文身上,然后再对贺峻霖抱怨自己的毕业论文有多么难搞。便会有两个人同时安慰自己不要怕。


 


但发现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跨年地点选在涨了两倍价格的KTV,依旧是三人行。宋亚轩是专业的麦霸,可以在那个打分手段诡异的评分系统里将首首歌都唱得超过99%的人。


 


他也乐此不疲地玩。


 


贺峻霖开了啤酒,却只倒了两杯。


 


今晚代驾不好找,我当清醒的那个吧。贺峻霖说,又去看宋亚轩吼道,快来喝酒。


 


宋亚轩嘻嘻笑着被发小灌了一大口冰凉的酒精,又被刘耀文喂了一口叉烧肉,便又在间奏完结前又加入了演唱。


 


刘耀文问,他一直这么爱唱歌么?


 


KTV声音太大,贺峻霖没有听清,反问道,你说什么?


 


刘耀文便凑到他耳边,贴着耳郭说,我说,他……


 


可是酒精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


 


于是这句问句就变成了——他知道你喜欢他么?


 


贺峻霖神色一凛,迅速挪到离他一米远假装拿纸巾,然后才是摇了摇头。


 


刘耀文其实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知道你喜欢他么?你知道我喜欢你么?你只知道他喜欢我对么?


 


但宋亚轩过来要酒喝,红扑扑的脸蛋散发着热气,又叫贺峻霖快来一起唱。


 


贺峻霖说我的歌都在你后面呢。宋亚轩回头一看果然一排的什么梦一场、独家记忆之类的老歌,笑道你歌单太上世纪了,你是不是怕我抢麦?


 


是啊是啊。贺峻霖说。


 


有一个人没喝酒的后果就是那两个人喝掉了三个人的分量。走出K房的时候走路都是飘的。


 


贺峻霖让刘耀文自求多福,自己小心翼翼地扶着宋亚轩送到后排位子上。安排好已经睡着的宋亚轩,回头一看刘耀文已经在副驾驶上坐好了。


 


贺峻霖叹了一口气,喊他,系好安全带。


 


车子发动后宋亚轩便睡着了。贺峻霖特意调低了车内音乐的音量,又问刘耀文,你还好么,一会儿要不要让宋亚轩去我家睡?


 


刘耀文笑着问,我能一起去你家睡么?


 


不能。贺峻霖说,我有洁癖,除宋亚轩外生物勿近。


 


你真的很喜欢他。刘耀文说。


 


我知道。贺峻霖笑了一晚上,这时候早已笑不动,面无表情地说。


 


那你知不知,我喜欢你呀。刘耀文靠着自己那边的车窗笑着问,想让自己这个问题看起来更像开玩笑一些。


 


贺峻霖飞了他一个眼刀,摇头说,这人喝多了酒品真不好。


 


而宋亚轩却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男朋友喜欢的人是自己的发小。


 


 


其实很多事情是存在选项的。而在这段关系中,选择权在宋亚轩手上。他大可以选择把这段话当做自己喝多后听错了,


 


也可以在某个茶餐厅约齐了当事人,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最后还不忘含泪祝福。如果你们决定在一起,我会祝福你们的。


 


或者是接受了一份offer,出国读书。


 


你真要跟刘耀文分手么?贺峻霖帮他把巨大的行李箱提上安检传送带,其实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异国恋也不是什么难事。


 


算了,我不想限住他。宋亚轩说。他从机场人员手里拿到了登机牌,又说,万一以后我在那边工作定居,就更不可能了。


 


贺峻霖抬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出的话却还是平静,你航班几点的?


 


宋亚轩看了眼机票,还早。


 


好。贺峻霖的手轻搭在他的肩膀上,我看你吃完早餐再走吧。


 


机场的店没几家好吃的,贺峻霖和宋亚轩逛了一圈,决定去吃一碗云吞面。


 


云吞皮宽肉少,面也是随随便便的碱面,只有几段韭黄飘在清汤上。


 


贺峻霖抽出筷子递给宋亚轩,你好好吃,再难吃以后也吃不着了。


 


宋亚轩接过筷子却愣住了,怔楞了一下落下泪来。


 


你怎么了。贺峻霖急急忙忙抽出纸巾递给他。


 


没什么,他又为自己多愁善感笑了,我只是想起刘耀文了。


 


再不好的男朋友,以后也见不着了。


 


 


贺峻霖走到机场停车场的时候,发现刘耀文已经在那等他了。


 


他走了?


 


嗯,走了。


 


刘耀文走上一步,扯住了他的衣领把他往自己怀里拉。


 


贺峻霖没有反抗,趴在他肩头上突然就失去了一切的隐忍,大哭着嚎啕了起来。


 


宋亚轩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他一遍遍地喊,我怎么办。


 


刘耀文沉默地抱住他,过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说,你还有我。


 


贺峻霖一下子就明白了宋亚轩为什么会走。


 


他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然后把自己塞进车里,发动车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耀文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他仍愿意去执行这一必定的坏结局。于是他站在寒意袭人的地下停车场,慢慢蹲下身来,抱住了自己。


 


 


 


 世间哪来那么多合适的人、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感情呢。他想。


 


有些人究其一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有些人从小就知道,有些人知道的时候已经垂垂老矣。在一个合适时机遇上一个合适人发展一段合适感情的概率堪比连续连扔十次硬币,终究印花都要朝上。


 


 


宋亚轩想,他们也许会在一起,然后又分开,最后自己还是有入场机会的。


 


贺峻霖想,宋亚轩是自己弄丢的,亲手弄丢的。


 


刘耀文想,或许那天晚上为了跟贺峻霖能多相处两个小时去接了宋亚轩,就是一切错误的开始了。


 


自己是多余的。


 


他们都这样想。


 


 


 


 


END


 


 


 


 


 


 



论买太多《意林》怎么办
做手帐吧(「・ω・)「嘿

520表白!

@伯禾先森 我最爱的祺泽写手没有之一!文风和脑洞真的超级爱!求你哪天出个本子把我要把你的文都藏起来!

@Because Meet You。 超喜欢的泗源写手,文里的泗源给我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了,字里行间表达对两个孩子的爱意真的让人很感动啊,不愧是喜欢泗源800+的大大!

@图书馆寄居XIE 蟹老师!又一个泗源的写手!是我从未接触过的文风,超级赞,词汇匮乏都不知道要怎么夸了!太爱了!

@阿夭 吹爆您的每一篇达鑫文!甜到心底也虐到骨里,Believer真的太牛了,刷了三四遍每次都是不一样的感触!每一篇甜甜的短篇也让我躺在达鑫坑里不出来了。

@°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夸你夸你,本来没打算入逸霖,看了你的文才入的逸霖,文风能小清新也能哔——,你已经不是清水写手了,但是我还是爱你的!毕竟我入逸霖之后把你的每一篇文都看了一遍了!哪天你写个连载就好了!

@云琅啊 文轩的古风文我嗑爆!本来还以为会OOC啊,可是写得真的太好了,每个字都值得细细品味,超爱了。

还有很多很赞的大大,感谢你们的产粮,爱每一个辛辛苦苦码字的人,你们都很棒啦!

写给《仙风道骨》的短评(读后感)

原文请点👉点开看神仙恋爱🌟🌟
Cr: @伯禾先森

呼...看完之后真的好久都没有缓过来。很久之前就很佩服伯禾的文笔,直到今天才知道伯禾居然是理科生(我一个文科生自愧不如。)。带了tag有点怂。

这无疑是一篇很成功的古风文了(纯主观),光是设定就很有韵味,文中引用的诗句也恰到好处,一万五字,字字珠玑,步步莲花。

一开始我看到前世今生,本以为前世三清公子与陶乐公子也许是仇人之类的,却不料竟是前世就埋下了情根,因为李飞的插足,世间少了一对神仙侠侣,还好千年后他们还在。

《仙风道骨》采用插叙的手法讲述了两位峰主的前世,少年的初识的喜悦和心动,相知后的相互影响相互扶持无一不让人心动。文章环环相扣,前世故事的插入毫不突兀,而且也让读者在此明白了前文两位峰主的悸动来自何处又是为何。故事情节推动很流畅,副西皮的描述也详略得当,不仅引出副西皮的剧情,也自然地成为这篇文的其中一个情节。特别要夸的是桃花源记的插入,真的是点睛之笔。

马嘉祺,“冰水雾雪使得驾轻就熟”“黑眸常带着盈盈笑意”三言两语便将一位温润如玉的三清峰主塑造得活灵活现;“性子也是顽皮的很”“从小就是随心做事”太子殿下的形象建立在一个“皮”字上,反而和三清峰主形成了反差,令人眼前一亮,从而也从侧面描写了乐师大人对其影响有多深刻。

李天泽,“平日常以琴音桃香示人”“竟是比那桃花香还要勾魂”桃乐峰主的形象大致与前世无差,多了一份桃香,少了一份爱意,但也阻挡不了马嘉祺忆起他。也许正是因为乐师大人的桃香和琴声,才会令马嘉祺踏进旧址时就记起前世那位朝他走来“朱唇贝齿笑起来的弧度温柔又迷人”的乐师大人吧。

两人分别以折扇和桃枝作为武器和寄体,在前文作为伏笔埋下,也添了几分仙气,在后文的前世故事中也可以将桃枝和折扇看做是两人的定情信物,特别是折扇,“那是他走那天李天泽跟他要的,他以往随身带着的旧扇子。”看到这的时候,故事便是掀起了一个高潮,感情也在这里一瞬间迸发,以折扇寄情,文艺又浪漫。

两位峰主动心的情节是十分值得反复品味的。

1.双向心动:

“马嘉祺快速地瞥了一眼红着耳尖的李天泽,心里是压抑不住的跳动,响如擂鼓。”,

“李天泽只是盯着马嘉祺拉着他的手,忽然开始心跳加速起来。”

你的一举一动牵引着我的心跳就在两人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吧。

2.心生情愫:

“马嘉祺心下一动,忍不住微笑起来:‘桃乐公子可谓是倾城倾国啊。’”,

“李天泽轻摇了摇发尾,只觉得看着马嘉祺的笑颜心头动的更厉害,不禁纳闷。”

刚开始喜欢上这人总会自我否定,所谓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便是桃乐公子了。

3.刻入心中:

“不然马嘉祺现在该有多难受,他又会多心疼。”,

“怪就怪吧,反正他有李天泽陪着,不怕。”
心中已有他,如何不挂念。

这个过程是双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情感相互影响所推进的,三清公子故意撩拨,而桃乐公子被撩却不自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最后说说文中我最喜欢的几段。

1.“太子殿下,”李天泽轻轻的唤着马嘉祺:“我在这里。”

“三清公子,我在这里。”

“嘉祺,我在这里。”

这里真的看得我心头一动,这大概是天泽情感的变化,前世因为身份的差距我仍要在外人面前唤你太子殿下;今生未忆起你,却仍对你三清公子动情;其实心中念着思着爱着的人,终究只是马嘉祺罢了,不论你是太子还是峰主,只是马嘉祺,那个李天泽爱着的马嘉祺。

2.“仙风道骨凡心动,桃色满眼不如他。

瑰意祺行笑意浓,润泽如玉心上人。”

“桃木清潭惊鸿一瞥,万仙山泉漫聊彻夜。

凡尘喧嚣世事无常,幸得同道并肩前行。

白衣公子眉眼如画,仙道之尊拂袖翩翩。

兜兜转转千年岁月,寻寻觅觅独爱一人。”

这两段文字真的纯属鉴赏了!这真的我一个文科生五体投地,伯禾老师可以考虑出诗集了,我绝对第一个报名抢购!

还有太多喜欢的,再摘抄下去就变成读后感了(本来就是),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提一个我觉得(?)是bug的bug,就是小贩推销“神仙册子”的时候讲到的“大大”两个字让我有些出戏,可能换成“大师”可能比较好吧,然而我并不知道古代是怎么称呼作家的,纯主观的一个想法哈。

桃花夭夭,灼灼其华。想知道神仙是怎么恋爱的吗,《仙风道骨》了解一下?

🌟🌟再次强推:
点开看神仙恋爱🌟🌟

为伯禾  @伯禾先森  再次打call啦。希望不要嫌弃这篇语无伦次的读后感啦!